与耀中校友Andrew Chang一起分享他的科研生涯

当你前面的道路充满了不确定因素的时候,我们常常会去寻找那些站在我们的立场上,走过类似道路的人,用他们的经历来作参考。对于那些对STEM学科感兴趣并准备申请大学的学生来说,这可能是一种熟悉的感觉,因为在这个阶段,职业前景还不是那么明确。毕业于上海耀中浦东校区的Andrew Chang(他于1999年加入耀中大家庭)分享了他在耀中的时光、在北美的学习生活、在斯坦福大学工作,以及最后回到上海领导一个研究实验室的运作的经历。 

作为上海耀中浦东的第一届学生,您如何描述这段经历?
我在上海耀中浦东校区度过了幼儿园和小学的时光,成为学校的第一批学生是一段非常特别的经历。我记得在六年级的时候,当时的御翠园校舍尚在建设中,我们对面四季雅苑的两间别墅里度过了一个学年。在不同于一般课堂的教学环境中学习,对我们来说是非常难能可贵的经历。我特别要感谢俞珉老师,她是我们一至六年级的中文老师。虽然她在课堂上很严格,但她对我和其他几位学习繁体中文的同学给予了额外的关注。她的“严爱”是我永远不会忘记的。 

七年级之后您和家人一起搬到了加拿大温哥华,在圣乔治学校学习。您是如何适应这段过渡期,又是如何克服在新环境中所面对的挑战的?
我有两个兄弟姐妹,当时他们也在加拿大上寄宿学校,所以我一直对国外的生活很好奇。不可否认,当我刚进入圣乔治学校时,不同的文化差异的确给我带来了些许烦恼。在适应不同文化的同时,我必须变得更加独立。然而,由于许多其他寄宿学生也都是国际学生,而且都是刚到学校或这个国家的人,我们都在“同一条船上”,大家一起去试图弄清楚一些事情,这对于在建立一个多样化的社区时所产生的同理心非常有帮助。后来,您选择去美国加州大学圣克鲁斯分校主修分子生物学。是什么激发了您对这个领域的兴趣?
当我在圣乔治学校学习时,我的哥哥(现在是生物化学教授)正在温哥华攻读博士学位。当我在周末去看望他时,他经常带我去他工作的研究实验室参观。这让我在很早的时候就接触到了研究和实验室环境,这对引导我走向生物学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回顾我的成绩,我注意到我在STEM科目上的表现也比人文学科好,所以发挥我的优势,追求我不仅做得好,而且喜欢的东西是很有意义的。

完成学士学位后,您在斯坦福大学做过研究员。您能和我们分享更多关于您从学生生活到全职工作者的转变吗?
在毕业之前,我已经决定尝试申请博士课程。虽然这种情况并不少见,但实际上美国大学并不推荐这样做,因为许多学校更青睐有一到两年研究实验室工作经验的申请者,以确保他们对学科领域有真正的兴趣和奉献精神。最终,我收到了录取通知书,但并不是我喜欢的课程,于是我决定走更传统的路线,在一个研究实验室做一份全职工作。
我加入了斯坦福大学的一个研究遗传性心脏病的实验室。与本科生的实验室工作相比,全职在研究实验室工作绝对是一个很大的变化。在大学期间,我是一名研究实习生,会在课间和导师一起进行实验。但是,全职员工的责任和职责更多,心态不同,期望也不同。
我在斯坦福的时候,很明显感觉到这里有很多聪明的人,有很好的资源获取渠道,还有良性的竞争的氛围,这些都是我非常欣赏的。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我和我的同事无需付出更多努力就能自然而然地成为更好的研究人员。对我来说,就是要永远展现你最好的一面,不要被某些名牌大学的名字吓倒。另一方面,当你没有进入你梦想的学校时,也不要感到气馁,因为即使顶尖学校的学生也在不断学习并寻找自己的道路。通过努力工作,你仍然能够学习、进步、并最终取得成功。

在科学领域的大学学习和工作,您有什么建议可以分享给那些对STEM专业,特别是分子生物学感兴趣的学生吗? 
首先我必须说,去争取!通常我们可能会认为STEM专业只能通向学术界的职业道路,或者刻板的工作,比如机械工程师。然而,时代变了,STEM毕业生可以从事广泛的职业。除了上述途径,其他职业可以是在专业领域的质量控制工作、咨询工作,甚至是在获得法学博士学位的基础上做一名专利律师。 对于那些已经明确自己想要申请的STEM专业的学生,应该考虑走出教室,参加任何与他们专业相关的展会或活动。大学院校喜欢看到学生不仅在学业上表现出色,而且对专业有真正的热情,所以参加这些活动将很好地表现出你对这个专业的热忱。
对于那些对科学感兴趣但还没有确定专业的学生,我建议你申请,但在这个阶段先不要申报专业(对于美国大学)。以我的经验来看,美国的大多数大学只要求学生在二年级结束时选择一个专业,不申报专业的申请可以让你有更多的时间去尝试,以发现自己喜欢或不喜欢什么,而不是用从一开始就做出专业选择的承诺。
最后一个小贴士是学习更多关于统计的知识。虽然这可能对你的申请没有帮助,但大多数STEM专业至少需要一门统计学,在这方面有一些基础会非常有用。

现在您回到了上海。能否和我们分享一下您目前在做什么,您的下一步计划是什么?
2019年年中,我再次考虑了是攻读博士学位还是继续工作。与此同时,我哥哥想在上海创办自己的研究实验室。对我来说,回家继续发展我的事业是一个很自然的选择。我参与了实验室的建设,但由于新冠疫情的出现,边境的管制变得更加严格,我们的很多设备都被关在了海关。现在情况有所好转,我们在上海的发展也取得了良好的进展,而海外的其他实验室可能仍困在疫情中,处境艰难。我们的实验室的名字是慧灯生物,目前正在从事干细胞以及药物筛选和药物开发。我们还在申请一些专利的过程中,正在努力成为细胞治疗设备的供应商。
工作之余,我喜欢旅行和美食,但我尽量不吃得过多。我也很喜欢健身,最近还迷上了“超级猴子”(一个健身工作室)。研究工作允许弹性的工作时间,这使我有一个很好的工作和生活的平衡。当然,目前我仍然在考虑攻读博士学位,或是在上海攻读MBA。

对于上海耀中的学弟学妹,您有什么建议?
对于即将进入大学的学生来说,现在一定是一个压力很大的时期。然而,我认为很重要的一点是要让学生们知道进入大学学习的目的并不是让你的大脑塞满新的信息;相反,它可以训练你用逻辑和哲学的方式使用你所能获得的资源和知识。上大学或接受更高等的教育也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去探索和扩展你的爱好和视野。如果有机会,我会鼓励你离开家,去融入到一个不同的文化中,认识新的朋友,尝试不同的事情。特别是对于那些现在对自己的职业还不是很确定的学生来说,这是一个让你更好地了解自己的过程,所以没有必要感到压力,因为一切会变得更好。 


*特别鸣谢香港耀中2013届毕业生姚正己先生对Andrew的采访并供稿。
 

 

 

YCIS school logo

每间学校均独立注册及营运